2017年09月21日 星期 欢迎访问西南联大博物馆
 “一二一”运动纪念馆 > 哀悼诗文、挽联选  >  哀悼诗文、挽联选
哀悼诗文、挽联选
发布时间:2013-04-17 10:40:31发布作者:tiefaxian阅读次数:1662

 诗  词

 

闻昆明学生因反内战而流血有感

陶行知

(一)

    流血。

    流胜利血。

    流内战血。

    现在是反内战也要流血。

(二)

    战士流血。

    人民流血。

    现在是学生也轮到流血。

(三)

    流吧,流成血的鸿沟,

    让鸿沟里沸腾了血。

    内战魔渡不过去。

    中国庶免于毁灭。

(四)

    死吧!前仆后继的死吧!   

    让死尸像楼梯样排列。

    自由神走得下来,

    千古奇冤一齐雪。

(五)

    我要问一问主要的凶手,

    请你凭良心想一想,

    如果被杀的是你自己的儿

        女,

    你该怎样想?

    如果被杀的是你自己的弟

        妹。

    你该怎样想?

        “闹民主都是异党,

        反内战也像异党

        我杀的不是儿女,不是

            弟妹;

        我杀的是“共产党”。

    你即这样想,

    你有何可讲。

    我只问:

    你的太太怎样想?

    你的母亲怎样想?

    你在梦里怎样想?

    你老了孤单一个,

    回过头来又怎样想?

(六)

    是谁杀中国人?

    是中国的“好汉”。

    用的是那儿来的枪?

    是友邦来的枪。

    射的是那儿来的子弹?

    是同盟国来的子弹。

    让同胞都知道这件事,  

    一齐起来制止这悲惨的内

        战。

    让朋友都知道这件事,  

    一齐起来停止接济这悲惨的

    内战。

招    魂

——谨呈于死难同学灵前

冯 至

    死者,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这里。

    死者,你们怎么走不出来?

    我们在这里,你们不要悲哀。

    我们在这里,你们抬起头来。

 

    那一个爱正义者的心上没有我们?

    那一个爱自由者的脑里没有我们?

    那一个爱光明者的眼前看不见我们?

 

    你们不要呼唤我们回来,

    我们从来没有离开你们,

    我们合在一起呼唤吧!

    正义,快快地回来!

    自由,快快地回来!

    光明,快快地回来!

 

献给死者和生者

沈钧儒

    血洒昆明市,心伤反战年。

    座谈讵有罪,飞祸竟从天。

    魑魅食人日,鸱枭毁室篇。

    防川终必溃,决胜在民权。

 

满江红

谭平山  孙荪荃

    怪底惊人,消息到,肝肠寸裂.膺填愤,予怀何语,奠诸忠烈。湿土未干征妇泪,学宫忽溅青年血。竟等闲,同室惯操戈,愁如结!

    “一二九”,留劲节,“三一八”,余残孽。痛长城自坏,呼天呜咽。正义扶持今日事,和平奋斗千秋业。待争得民主整中华,冤才雪。

 

悼    诗

柳亚子

    三十四年十二九日。为陪都各界追悼昆明被难师生大会,赋此致痛!兼誓努力。

        渝水天沉醉,    滇京血怒流。

        丧心愤群丑,    切齿誓同仇。

        民主功应奏,    和平愿倘酬。

        英灵知未昧,    扫荡旧神州。

 

田汉

    从安宁赶回昆明,闻联大惨遭攻击,李潘张于诸君遇难,痛愤无已,写此致悼。

        素车百里吊来迟,且向刀丛觅小诗。

        冷雨萧街天亦泪,秋风碧波海频嘶。

        十年蛮触争无已,三次龙蛇劫有时。

        大难已临人尽醉,谁教忧国血成池。

 

悼    诗

章乃器

    反对内战,人民天职,有何理由,置之于死;

    残暴专横,一至于此,国家之羞,当局之耻;

    精灵感召,全民奋起,亿兆同心,内战必止;

    和平以奠,民主以致,独立中华,名垂青史。

 

挽  联

为反内战而牺牲,真成痛史。

试思中国之命运,能勿忧心!

张澜、梁漱溟、张东荪敬挽

 

学生在学校坐座谈,暴徒在群众中掷弹,是谁指使那个凶手?

最高学府何等尊严,青年生命何等宝贵,请你扪着自己良心。

黄炎培敬挽

 

魑魅魍魉残余,知法网有漏,

琴瑟琵琶炕烬,问民权何存?

李德全敬挽

 

统治者害法,青年遭殃孰能忍?

立法的毁法,民权扫地真堪伤!

史良挽

 

同黄帝子孙胡自相砍,反战人士发悲鸣,盼望和平,急须民主;

是北洋军阀所不敢为,爱国师生遭惨死,血腥纪念,永留昆明。

章伯钓、张中府、蒋匀田、罗予为挽

 

争民主,反内战,纵特务干扰,管他怎的;

水龙头,手榴弹,已司空见惯,吓不了人。

邓初民挽

 

言行并未开生面;

宰割依然旧葫芦。

    曹靖华  阳翰笙挽

 

青年有骨气,愈压迫,愈反抗,愈奋斗,愈坚强,岂屠杀能征服;

国事极艰危,早和平,早团结,早民主,早统一,非内战可成功。

周新民李文宜敬挽

 

新军人杀学生,新党徒杀学生,统治方法全凭恐怖;

反内战竟流血.反独裁竟流血,牺牲奋斗终必成功。

云南妇女联谊会敬挽

 

吊英灵方知生之可贵!

争民主岂怕死的威胁?

云风出版社华侨书店、进修出版教育杜鸿文书店、

北门出版社、康宁书店、图书出版公司、

新民书店、孩子们出版社、文城书店、

求真出版社、北门书屋同敬挽

 

好家伙,对付学生,枪弹炸弹,双管齐下;

狗特务,奉行圣旨,姜凯田凯,异曲同工。

重庆电力公司一百八十工友敬挽

 

    忆当初“一二九”运动,为了要求抗日,我们无辜,惨被大刀水龙打,虽然事隔十年,伤痕尤在,抚今思昔不胜蜚;

    恨如今“一二一”惨案,由于反对内战,君等何罪?竟遭机枪炸弹屠.但是名留千古,浩气长存,继往开来已尽责。

北平留渝同学挽

 

    开会不自由,人身不自由,让军阀特工无法无天,到处横行  霸道,所谓中华民国原来如此。

    头颅诚可贵,热血诚可贵,为和平民主敢说敢做。不惜惨烈  牺牲;这样英勇精神值得发扬。

禄民土住(刀君范、木植升)龚幼知同挽

 

全民吊英魂,问君等所犯何罪?

万众诅屠夫,看他们横到几时。

八十一个银行从业员拜挽

 

    三百个军人奔来眼底,摩拳擦掌,势凶凶径往前冲.看周绅牛劲,西服乱闯,俊杰被擒,林蔚帮凶,走狗奴才,何妨硬打蛮干,趁闹里无备.抢几支手表水笔,更撕毁壁报,放一些冷枪热炮,不孤负四文赏钱,九个流氓,半打特务,三升暴徒。

    数日前往事注到心头,怒发冲冠,叹滚滚英雄谁在!想于再先生,潘琰小姐,华昌同学,鲁连烈士,壮伟殉难,抛去七尺之躯,尽造谣中伤,掩不了血腥事实,便拚却一死,留待后继者标榜,谁要你两口棺材,十万臭钱,几个罐头,一点假意。

    唐志辉仿孙髯翁旧句哀挽

 

关氏门中无此子,敌不过倭寇,残害学生,可耻,可耻!

李家堂下唯有你,抓住了官印,屠杀人民,该死,该死!

八八老妇关李氏挽

 

民主尚未成功,流弹横飞摧志士。

自由几时实现,满腔热泪哭同胞。

前驻印军三十八师参谋陈青霞挽

 

一场血案,胖猪想由误会道歉来了结。

四口棺材,慧眼岂肯马虎随便饶过他。

僧园觉合十敬挽

 

 

陪都各界反内战联合会公祭昆明死难师生祭文

 

    维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十日:陪都各界反内战联合会,全体理监事,谨以香花鲜果致奠于昆明反内战死难烈士于再、潘琰、李鲁连、张华昌先生灵前而告之日:汉奸国贼,贪官污吏,当杀者不杀,爱国青年,革命志士,无辜而致死,是者为非,非者为是,既指鹿以为马,复朝三而暮四,强权即是公理,武力便成政治,军人跋扈,特务放肆;彼苍者天,人间何世;幸我昆明师生,树民主堡垒,作民主斗士,流纯洁之热血,写成中华光荣灿烂之新历史,其事迹与日月争光辉,其正气与天地相终始,逝者可以无憾,生者夫复何辞?今者幽冥相隔,愿与诸君相约予重庆长安寺.

     “开枪自由”之祸首必严加惩罚,自相残杀之内战必求制止.实现中国之真民主,铲除中国之法西斯,发挥诸君之精神,完成诸君之遗志,死者未竟之功,存者必为之事。魂兮有灵,当知诸君虽死而未死。皇天后土,实鉴斯誓,尚飨。

 

上海各界祭文

 

    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一月十三日,上海各界人士;柳亚子、马叙伦、许广平、郑振铎、金仲华、沙千里等谨以一掬清泪,一片哀心,致祭于昆明“一二一”惨案死难四烈士之一于再先生之灵右:

    呜呼先生!不死于抗战胜利之前,而死于抗战胜利之后!

    呜呼先生!不死于敌伪之手,而死于暴徒之手。

    呜呼先生!机关枪、手榴弹,不用以杀敌人,而用以杀同胞,杀志士,杀青年!

    呜呼先生!国民都反对内战,而竟有反对国民的反对内战的,以至于杀了先生!

    呜呼先生!先生之死,不但使人愤,实在使人羞。

    呜呼先生之死,为国际留一大笑柄,为国民留一大污点。

    然而先生之死,足以警惕民众,使人感奋,足以振聋发聩,开启愚蒙,足以扬清激浊,令人愧悔。

    先生之体魄虽死!而先生之精神不死。我们得民主一日,我们即不忘先生一日。

    于再先生精神不死!呜呼哀哉尚飨。

 

(转自:《一二•一运动史》编写组编.《一二•一运动史》,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1986年6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