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 欢迎访问西南联大博物馆
 “一二一”运动纪念馆 > 相关史料  >  “一二·一”惨案实录
“一二·一”惨案实录
发布时间:2013-04-18 17:32:03发布作者:tiefaxian阅读次数:447

从十一月廿五到十一月三十日

 十一月廿五日,昆明联大、云大、中法、英专四大学学生自治会为了反对内战,呼吁和平,在联大召开时事晚会,竟遭当地驻军包围,以机关枪.冲锋枪、小钢炮等射击.昆明学生忍无可忍,乃于廿六日开始,全市卅一所大中学校相继罢课,反对内战,要求保障人身基本自由。此举反遭地方军政当局种种卑鄙不法手段,以暴力行为强迫各校学生复课。

 十一月卅日,学生罢课联合委员会宣传队队员出发街头向市民解释罢课原因时,竟遭身份不明的武装流氓围殴.并开枪射击。计重创者有联大同学三人:一遭殴打,一被刺刀戳伤左臂,一被手枪击伤。又有武装流氓一队在殴打同学之后,闯入中法大学,捣毁校舍:再至云大门首,撕毁壁报标语一一这显然是有计划的行为。

一二·一:血的日子

 十二月一日上午十时,云大方面有武装杂牌军人携带木棍扁担闯入校门,捣毁壁报标语桌椅等物,追打同学,企图冲上校本部不遂,乃呼啸而去。这时,联大方面得到消息,罢委会立刻通知同学,作紧急戒备,不一会,在联大新校舍门口就出现了两三个撕毁布告的军人,肆意寻衅,随即有佩带“军官总队”符号的武装军人四百余人和一些穿黄军服的特种人物来到,口称欲看壁  报,不听劝阻,闯进校内,立即以木棍石块(有师院同学亲自看见他们在凤翥街先收集石块,可知其为蓄意行凶,决非“误会”)殴打同学及校警。当经同学阻止并将闯进校内之十余人推出校外,紧闭大门.校内外一片喊“打打”之声,联大同学赶忙紧闭校门后,校外士兵即纷纷以石块木片向门内投掷。后经在校墙外同学报告:该队兵士由队长以口哨指挥,猛攻大门三次,虽经校内同学竭力抵御,但校门终被捣碎,随即冲进兵士数人,以木棍殴打同学;幸联大同学群起反攻,卒将其逐出门外,并捕获士兵一人,名崔俊杰(符号“述”字第一。二五号,自称属于军政部军官总队第二大队),终能守住校门。此际,联大同学在内高呼口号:“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同时有男女同学上梯向墙外解释,而墙外砖瓦投掷更急,上梯同学均被迫退下。同时,该队兵士竟掷手榴弹,当时南菁中学教员于再君上前阻止,该士兵情急气愤,立将手榴弹与于再同时推至路旁。为挽救联大多人,于再不幸重伤头部,后该队军人打量进攻不果,乃由队长出面交涉,而联大同学出外劝阻时,竟遭毒打,当场重伤同学甚多。同时,来校门劝阻之袁复礼教授夫妇,亦被殴击。经数次折冲,联大同学坚持“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主张,该队士兵乃悻悻而去。

 事后调查,联大新舍门首伤亡者(轻伤者不列)姓名如次:

 姓  名   性别    校系              受伤情形

 于  再    男    南菁中学教员       手榴弹重伤头部逝世

 刘  杰    男    外文系四           右臂右腿两臂重伤

 魏立中    男    法律系二           鼻梁重防

 张君平    男    经济系二           铁锄头伤左肩关节

 向大甘    男    历史系三           铁锄头击伤左肩关节

 罗纪行    男     外文系一          石伤头部

 张碣兀    男     航空系一          头肩大腿受扁担重打昏去

 吴达志    男     外文系二          右眼被击(破肿)

 陈  祺    男     经济系一          头被木棒重伤

 何惠众    男     中法文史系三年级  口被重打(破肿)

 黄其道    男     湘雅医学院学生    左眼伤

 同时,在十二时左右有四五十人,着便衣和着军服,由三青团云南支团部秘书长兼宣传股长周绅率领,强行闯入龙翔街联大范学院,至饭厅前院中,投掷手榴弹一枚,未伤人。师院同学猝不及防,只得推开饭堂窗户,退入隔壁昆华工校,与昆华工校同学联合后,从窗户外出反攻,卒将该特务武装士兵等逐出大门外,不料彼等又将大门打破,即从门隙中投进手榴弹二枚,当场有同学多人中弹倒地。李鲁连同学当场被炸死。其余同学即退守二门,该凶手等闯入门后,即以木棍毒打受伤同学,已被炸伤之联大同学潘琰,复被以刺刀猛刺,昆工十七岁小同学张华昌被炸重伤头部,昆工同学李云被刺刀戳伤。特务见受伤同学倒地甚多,血流满地,方扬长而去。联大同学往救护受伤者时,潘琰尚高喊“同学们,团结呀!”事后记者闻警往访,见大门内地下有血一大滩,并有行凶木棍一根,染上鲜红血迹。二门一进门即有鲜红血液两大滩,破碎纸张木块遍地皆是。院中许多女同学,均在掩面哭泣,空气至为沉痛。校门外市民群众,到处是“这是什么世界”的声音。

 师院受伤同学,随即由联大同学及云大医学院闻警赶来之男女同学,以帆布床抬至云大医院求治。联大同学将受伤同学安置毕,返校途中,又为方自联大退回的大队士兵包围,抢夺钢笔、手表及学生证,并施毒打。当场即有联大同学高金堂受重伤,又云大医院女护士马静成小姐上前劝阻,亦遭殴击。

 此次死亡及重伤者十人(轻伤同学不列)名单列后:

 姓名    性别    籍贯    系别      死伤情形

 李鲁连  男      浙江    数理一    弹片自耳部穿入脑部复被木棍殴击

 潘琰    女    江苏徐州  文史地二  弹片击中胸部、腹部、腿部,又被以石块刺刀痛击于下午五时半逝世

 张华昌  男      云南    昆工学生  手榴弹击中头部晚五时逝世

 李云    男      云南    昆工学生  受刺刀伤及头腰手腿

 李复业  男      云南    文史地一          被刺刀伤及腰腿部

 缪祥烈  男      云南    文史地三         手榴弹重伤腿部流血过多

 牛兆恒  男      云南    师院学生          伤头部

 马静成  女      江苏     护士             被石击伤头部

 高金堂  男      云南    师院学生          抬送伤者至医院被殴伤胸部头部

 此外,上午昆华女中被特务闯入,撕毁标语。又有便衣暴徒五六十人在十二时左右,闯入钱局街联大附中校内,任意捣毁,将箱内钱票全部抢去。又下午二时,着灰色制服之兵士及化装特务六七十人,由一穿西服者指挥,攻击拓东路联大工院宿舍未能冲入,乃捣毁迤西会馆,将壁报布告等撕毁,大书“打倒共产党走狗,等无耻标语。后闯入教职员宿舍,教授马大猷先生出面阻止,亦遭毒打。宿舍内什物均被捣毁无遗。校警之枪二支被抢去。

 同时,南英中学亦于下午二时,有兵士二百人左右,意图闯入,经劝阻后,方悻悻而去。

悲哀,还是愤怒?

 下午三时许,记者等赴云大医院探询,先至女同学潘琰病室,潘同学胸部中一弹片,腹部重伤三处,手指已被弹片削断卧于行军床上,脸色惨白,哼声不绝,已不能回答我们的慰问。为她摄影后,到旁室昆工同学张华昌病房,张同学被弹片穿入腰部,面部血流不止,医生手上拿着一支盛有淡红色液体的玻璃管,说是他的脑浆和血液已混在一起,业已无救。照料的同学哭泣哀求,乃送往甘美医院求治,于下午五时在甘美医院逝世。昆工同学因奋勇援救联大同学,惨遭牺牲,对于此种崇高友谊,已无法言谢!李鲁连同学业已于抬来途中逝世.记者往探尸体,脸上蒙着一方小手巾,揭起一看,满脸血浆成紫结,脸侧向左,右耳盛满血液,红色上浮着白色脑浆,弹片就是从此穿入的,眼睛还瞪着,他还没有瞑目啊!为挽救联大同学多人性命而不幸受了手榴弹炸伤之于再君,这时,他已成了血人,于晚十时廿分逝世。高金堂同学是抬送伤者而在医院门外被殴的。护士马静成小姐,因见不平,上前劝解,也被石子打破了头,我们致无限敬意!许鲸伯先生以校外人士连累受伤,更使我们难过。

 李鲁连同学的尸体,于五时后暮色苍苍中抬回校内,女同学潘琰于五时半在云大医院不治逝世,遗体亦经抬回。张华昌同学及于再先生遗体,因时已过晚不及运回。李、潘两同学尸体列于联大图书馆中,淡淡的灯光、素花白布,显得无限凄凉,同学们围在他们身边,哀痛欲绝。几位女同学悲哀哭泣,死者睁大了眼睛。往日他们在这儿用功读书,现在他们无声的躺在这里。现在是深夜了,有三十个男女同学守在这里,寒冷静寂,可是热泪在每人眼里,怒火燃烧在每个人心上。

 “你们并没有死,你们活在千千万万人的心里,活在永恒的历史里!”

 这是会留在每一个人心上的“十二月一日”,这是我们永不会忘记的一二·一惨案。

 让我们简单的分析一下:

 我们犯了什么罪而被屠杀?必须知道:我们是在学校里,是特务和武装兵士冲进来惨施屠杀的!

 谁应该负这次惨案的责任?这不是“散兵游勇”干的事!散兵游勇都已经被关起来了。今天行凶的是有番号的武装兵士,而一班便衣流氓则是由三青团云南支团部秘书兼宣传股长周绅率领的,打联大新舍及云大有他,在联大师院行凶的也有他.打联大新舍时,还有昨天在南屏街开枪的凶手,一个特务在内.这决不是“误会”。这是有计划的行凶啊!如果要问罪魁是谁?我们郑重指出来:这是关麟徵、李宗黄几个人。即不说他们是云南党政军首长,地方发生这样大的惨案,他们当然有完全责任。而且今天行凶的是他们的党和直属部队,不是奉长官命令,谁敢这样做?再要嫁祸别人是不可能的。试问几百个武装人员能在街上任意开枪行凶,呼啸作乱吗?还不是当局有意指使的。

 对于罪魁祸首,闻联大当局,联大教授会议,联大讲师、助教、职员、研究生联席会议及罢委会等均已决定提起公诉:控告罪魁关麟徵、李宗黄等。

 关于四位死难同学,罢委会已决定于十二月二日下午三时在联大图书馆前当众入殓,并举行公祭,请联大代理常委叶企荪先生主祭,并于四、五、六日让各界人士前往公祭。

 这就是“一二·一”惨案,一个用血写的日子。

    (转自:昆明学生联合会编印.《“一二·一”惨案死难四烈士荣哀录》.194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