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 欢迎访问西南联大博物馆
 “一二一”运动纪念馆 > “一二•一”运动大事记  >  “一二•一”运动大事记
“一二•一”运动大事记
发布时间:2013-04-07 16:22:31发布作者:tiefaxian阅读次数:3455

一九四五年

   八月十三日  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作《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的讲演,科学地预测了抗日战争阶段过去后时局发展的方向,提出了我党关于争取和平和反对内战的方针。毛泽东指出:蒋介石坚持独裁、坚持内战的方针已经定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对于蒋介石的内战阴谋必须有充分的准备,必须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十五日  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九月二日,在投降书上签字。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二十五日  中共中央发表《对目前时局的宣言》,阐明我党争取和平民主反对内战独裁的方针,要求国民党政府“承认解放区的民选政府和抗日军队”,“召开各党派代表人物的会议……成立举国一致的民主联合政府”,以避免内战,奠定今后和平建设的基础。

   二十八日 中共中央代表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到达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经过四十三天的淡判,十月十日国共双方代表签订了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

   十月二日  蒋介石在西昌召见C.C.骨干李宗黄,面授改组云南省政府方案。在此之前,蒋介石为发动内战和维护独裁统治,处心积虑翦除异己,于七月十六日至八月六日,先后四次在重庆召见李宗黄,精心策划改组云南省政府的阴谋。

   三日  蒋介石命其驻昆明嫡系部队发动突然袭击,胁迫省政府主席龙云下台。任命卢汉为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未到任前,由民政厅长李宗黄(新任国民党云南省党部主任)兼代主席。任命关麟徵为云南省警备总司令。

   十日  蒋介石违背《双十协定》,继续调遣大批部队沿平绥、同蒲、平汉、沣浦等线向解放区发动军事进攻。到十一月二日,晋冀鲁豫我军取得了平汉线北段邯郸战役的胜利,连同上党战役二及平绥、津浦等线共歼敌九万余人,沉重地打击了蒋介石的内战阴谋。

   十三日  蒋介石密电各战区司令长官,命令遵照他的《剿匪手本》,督饬所属,对解放区“努力进剿,迅速达成任务”。

   十一月五日  毛泽东以中共发言人名义发表《国民党进攻的真相》的谈话,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用一切方法制止内战。”

   十九日  重庆各界五百多人集会,成立“重庆各界反对内战联合会”,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反对内战。成都、西安、贵阳、遵义等地,也相继展开了群众性的反内战活动。昆明学生酝酿以行动响应。

   二十二日  中共云南省工作委员会(简称省工委)研究决定,支持和领导学生的正义行动,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召开一次反内战时事讲演会,揭露美蒋制造内战的阴谋。

   二十四日  西南联大冬青社、文艺社、社会科学研究会等十五个进步社团,联名建议联大学生自治会通电全国反对内战。

   联大、云大、中法、英专四所大学学生自治会联合发起,定于二十五日晚上在云大至公堂召开反内战的时事晚会。李宗黄,关麟徵等闻讯后,立即召开省党政军紧急治安联席会议,决定:“凡各团体学校一切集会或游行,若未经本省党政军机关核准,一律严予禁止。”于次日报上公布。云南省政府和警备总司令部会衔函告联大、云大当局,不得举行任何集会。李宗黄并派人到.云大威胁校长熊庆来,不准借给会场。

   二十五日  四所大学联合发起的时事晚会,改在联大大草坪举行,到会大中学校师生及各界群众六千多人。会上,钱端升、伍启元、费孝通、潘大逵等教授演讲,主张迅速制止内战,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国民党第五军邱清泉部包围联大,鸣枪放炮威胁,中统局云南调统室主任查宗藩等混入会场捣乱。群众严守纪律,坚持开会。大会通过四大学学生团体联合建议:发表反内战宣言;致电美国人民和政府,要求美军退出中国。散会后,国民党军队已在联大外面实行戒严,不准通行,引起群情愤慨,当晚即纷纷酝酿罢课抗议。

   二十六日  中央社发表“西郊匪警,黑夜枪声”的消息,诬蔑时事晚会,更加引起学生公愤。十八所大中学校罢课抗议。省工委通过学校党组织、“民青”发动全市大中学生总罢课。联大教授闻家驷写了《当真是匪警吗?》一文,揭露事实真相。

   二十七日  李宗黄、关麟徵召集中学校长开会,限令各校交出“思想有问题”的学生名单,限二十八日无条件复课。

   云南反动当局组织“反罢课委员会”,由邱清泉任总指挥,第五军政治部主任张濯域为总干事,设情报、行政、破坏、对抗四个组,统一指挥镇压学生爱国民主运动。

   二十八日  罢课学校达三十一所。昆明学联组成“昆明市中等以上学校罢课联合委员会”(简称罢联),选举联大、云大、中法大学、昆华女中、云大附中组成罢联常委会。

   经罢联代表大会通过发表了《昆明市大串学生为反对内战及抗议武装干涉集会告全国同胞书》提出了昆明学生的政治主张要求:立即停止内战;美国政府立即撤退驻华美军;组织民主的联、合政府;切实保障人民的言论、集会、结社、游行、人身自由。同时,抗议武装干涉集会的暴行,要求云南省党政军当局:追究射击联大事件的责任;取消禁止集会游行之非法禁令;保障同学之身体自由,不许任意逮捕;要求中央社改正诬蔑联大之荒谬谣言,并向当晚参加大会之人士致歉。

   二十九日  昆明市已有三十四所大中学校罢课。

   联大、云大、中法、英专四大学学生自治会和罢课委员会发出《紧急启事》,揭露《中央日报》、《云南日报》等登载“昆明市各大中学反罢课委员会”及联大等四大学反罢课同学的紧急启事及有关新闻,纯系歪曲事实,混淆视听.说明这个反罢课委员会全属“无中生有”。

   联大教授会发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全体教授为十一月二十五日地方军政当局侵害集会自由事件抗议书》,认为“此不法之举,不特妨害人民正当之自由,侵犯学府之尊严,抑且引起社会莫大之不安。”一致决议,“表示最严重之抗议”。

   《中央日报》发表社论《五四之风不可复见》,诬蔑攻击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罢委会通讯》第一期刊载《为斥_中央日报(五四之风不可复见)告全市父老书》,予以驳斥。

   二十七日至三十日  罢联派出大批宣传队开展街头宣传,揭露反动派罪行。国民党特务遍街殴打学生,闯入学校捣毁校具。仅二十九日学生被打二十五起,被捕十五起。三十日,中法大学云大、联大师院先后被特务袭击滋扰,暴徒还捣毁了《新华日报》昆明营业分销处。

   三十日  《新华日报》报道国民党的云南驻军武装干涉集会情况,并揭露李宗黄和国民党省党部召集各校负责人及宪警方面紧急会商,决定进一步镇压学生的办法。

   中国民主同盟明支部发言人发表声明指出:“罢课是正当的唯一的抗议手段”,学生“所提的八条不但合理,而且合乎人情,合乎国法”,“完全同情这一运动,声援这一运动!

   罢联为连日发生学生被特务暴徒无理殴打和拘捕事,向省警备总部提出严正抗议。

   省工委获悉国民党反动派准备扩大镇压学生的情报,当即由“民青”和罢联通知各校:十二月一日停止街头宣传,加强戒备,学生不要个别外出。

   十二月一日  卢汉就任云南省政府主席。

当日上午,李宗黄参加了省主席交接仪式后,立即赶到国民党云南省党部,动员集中在那里的党徒“效忠党国”,“以流血对流血”。这伙党徒与三青团省团部、军官总队的暴徒汇合,携带凶器,由三青团云南支团部秘书兼宣传股长周绅等人率领,分头进攻云大、联大新校舍,联大师院、联大工学院、联大附中、南英中学等校,撕毁壁报,捣毁校具,殴打师生,并甩手榴弹炸死南菁中学教师于再(共产党员)、联大师院女生潘琰(共产党员)、师院学生李鲁连、昆华工校学生张华昌。殴辱联大教授马大猷、袁复礼。毒打救护伤员的云大医院护士马静成等。此次血腥屠杀共死四人,重伤二十五人,轻伤三十多人。这就是震惊叶I外的“一二.一”惨案。

   下午,省工委负责同志和学校的党、“民青”组织的同志分析研究了形势,果断决策:加强罢联领导机构,扩大以学生为主力的战斗队伍,团结教师,’争取社会各方面的支援,利用反动派的矛盾,集中一切力量,向以李宗黄、关麟徵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坚决反击。

   云南大学教职员七十一人,联合签名发表《为昆明市学生罢课并受枪击致遭伤亡事敬告各界书》。联大云南同学会派代表向省政府、省参议会面陈惨案经过,要求严惩凶手,伸张正义。

   罢联出版《罢委会通讯》,并在近日楼贴出震人民》、《民主》两种大型壁报。

   下午,云南警备总司令关麟徵到联大新校舍假惺惺地表示道歉,并说:“这一切由我负责,我负责治安晶。”次日上午,关麟徵再次到联大,煞有介事地说凶手已被捕获,请学生和学校派代表参加公审,后又派人送物送棺材,均遭到学生代表的坚决拒绝。学生严词回敬:“你要道歉吗?你问已死的同学吧!他们答应你,我也答应你。”

   二日  罢联发表《向昆明父老沉痛呼吁》,控诉反动派罪行,争取社会同情支援。从这天起,罢联出动上百个宣传队,到主要街道、工厂、郊区农村以多种形式进行宣传。仅半月内即印发《“一二·一”惨案实录》五十多万份。还将昆明师生主要文告译成英文寄发国外。

   中国民主同盟云南省支部发言人对“一二·一”惨案提出抗议,支持学生提出的各项合理要求,并严正指出:“只有彻底消灭内战,彻底实行民主政治,立刻组织联合政府,才能保证人民的一切自由。”次日,《人民周报》、《民主周刊》、《妇女旬刊》等七种期刊联合出版增刊,抗议国民党反动派的暴行。

   下午三时,罢联在联大图书馆前举行“一二·一”死难四烈士入殓仪式,联大代常委叶企荪主祭,各校学生、教师和各界群众六千多人参加,联大教授会推派周炳琳、汤用彤、霍秉权三教授致悼。世界学生救济委员会代表伊罗伦参加了仪式。

   云南省教育厅发出通知,令各中学提前放假.六日,李宗黄召集中学校长会议,再次强迫各中学立即提前放假,企图孤立大学,破坏运动。罢联组织回乡的同学,把反内战、争民主的宣传扩大到广大农村去。

   三日  罢联发出讣告,在联大图书馆设四烈士灵堂,自四日起为各界公祭时间。在一个半月中,参加灵堂公祭的学校.工厂、企业、团体近七百个,大中小学师生、工人、农民、职员、市民、国民党官兵、工商业者,地方士绅、宗教界人士达十五万人次;送挽联挽诗一千多件,捐款近三千万元。

   联大学生自治会发表《致教师书》,呼吁教师以罢教行动支援学生,使问题得到迅速合理的解决。

   在“新联”的发动下,昆明三一读书会等二十七个团体一千五百人签名发出《我们的呼吁》,强烈支持学生罢课。

   四日  省工委派“民青”负责人王汉斌(共产党员)和罢联代表程法饭同学赴重庆。王汉斌向中共中央南方局汇报。钱瑛同志听后指出:不能无限期罢课.要认真研究形势,在争取达到一定要求后就适时复课。程法假到一些大学介绍了昆明惨案情况,争取同情支援。

   云南省参议会驻会委员召开临时会议,吁请政府“立即设法禁止暴徒在市区任意逮捕及殴打学生,波及市民;甚至任意闯进学校掷手榴弹伤及学生,从而激动舆论,影响社会之安定秩序。”

   联大教授会决议,自即日起停课七天,表示抗议;委托法律委员会蒐集本次事件之史料,加紧工作,务期早日办到惩凶及取消非法禁止集会之命令。

   联大常委、北大代校长傅斯年奉蒋介石之命由渝飞昆,“谪解”学潮。

   联大讲师、助教、研究生、职工及附中、附小教员开会决议,从本日起罢教、罢工,以反对内战,抗议国民党当局暴行,至学生复课时为止。

   为了欺骗群众,推卸罪责,李宗黄、关麟徵炮制的假公审,在云南省警备总部军法会审。学校当局和罢联,均拒绝参加。反动当局把三名所谓投掷手榴弹杀害学生的假凶手,判处死刑二人、有期徒刑一人。还捏造了一个在逃“共党分子”、教唆犯姜凯。经上报国民党中央,八日,蒋介石复电:“陈奇达、刘友治准予枪决,陈云楼送渝军事审判,姜凯应通缉归案,并公布为要”。十一日,云南省政府和云南警备总司令部会衔布告,将“凶手”陈、刘二人枪决。

   五日  重庆《新华日报》发表社论《昆明学生流血惨案》,并刊登重庆学生、职业青年捐款慰问昆明学生的信。

   六日  罢联发表《昆明各大中学为“一二.一”惨案告全国同胞书》,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除重申《罢课宣言》的主张和要求外,又向国民党当局提.出惩凶,抚恤死者,治疗伤者,赔偿公私损失等要求。

   昆明大中学校教师298人签名,发表《为十二月一日党政军当局屠杀教师学生,昆明市各大中学教师罢教宣言》,宣布罢教到学生复课为止。

   七日  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昆明惨案》,指出“昆明惨案是当前全国政治的一个缩影”,严正谴责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声援昆明学生的正义斗争。

   国民参政会驻会委员开会,许德珩、黄炎培等请政府从速调查昆明学生惨案。

   蒋介石发表《告昆明教育界书》,扬言对昆明流血事件要作公平负责处理”,但要学生遵守“纪纲”,诬蔑学生运动“妨害青年学业,贻误建国前途”,并威胁学生说:。切不可任令罢课风潮再有迁延”,否则他“不放弃安定社会之职责”。

   罢联当即以《读蒋主席<告昆明教育界书>后》,公开进行驳斥,指出:妨害青年学业,贻误建国前途,破坏“纪纲”的正是国民党当局,“目前一切问题”,应以死者瞑目,罪有攸归的“正当手续为解决之前提”,否则法纪何在?人权何在?《民主周刊》登载联大教授吴晗(署名高光)《‘一二·一’惨案与纪纲》的文章针锋相对地批驳政府当局的“纪纲”。

   八日  国民党当局宣布关麟徵“停职议处”,派霍揆彰任云南警备总司令,并派教育部次长朱经农来昆查处“学潮”。

   九日  延安各界青年两千多人隆重集会纪念“一二.九”十同年,周恩来在会上讲话指出:“昆明惨案就是新的‘一二.九’。”“五四青年运动未完成的任务,由‘一二‘九’青年运动继承起来,·一二.九’未完成的任务,由今天的青年运动继承起来。”

   晋察冀、山东、晋绥、冀鲁豫等解放区相继举行群众大会,热烈支援昆明的民主运动.

   《新华日报》发表社论《中国青年的光荣》,指出今天的青年“无愧于‘一二·九’的后继者,……因此他们得到社会上广泛的同情和响应。”而大学教授的同情和响应,“更是过去任何一次学生运动中所未曾有过的.~青年运动总是反映着一个时期的人民的政治斗争。”勉励学生“一定要和广大人民团结在一起,为和平民主的实现和巩固而斗争到底。”

   重庆各界人士在沈钧儒、郭沫若、史良、柳亚子等主持下,举行了昆明被难师生追悼大会,并公祭三天。董必武、王若飞代表中共中央献了花圈,参加公祭的各界代表达一万多人。

   成都在华西坝举行追悼昆明死难烈士大会,到会大中学师生五千多人,并有国际友人参加。会后游行示威。

   武汉、南京、西安、广州、杭州、福州、南昌、长沙、桂林、贵阳,乐山、遵义等大中城市,都相继举行声援活动。

   菲律宾马尼拉的华侨学生,举行“一二·九”十周年纪念大会,通过决议致电昆明学生表示同情和声援。

   美国、英国一些报刊报道了昆明惨案情况,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旧金山时报》、《狄特罗新闻报》等美国报纸发表评论,尖锐评击美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

   在此前后,云南省内路南、昭通、宣威、沾益、鹤庆、大理、罗平、弥勒、泸西、建水,石屏、玉溪、元江、新平,普洱、墨江、安宁、华宁、楚雄、大姚等县,在当地党组织和进步人士发动下,纷纷以集会、募捐、写慰问信或派代表吊唁等方式,声援昆明民主运动。

   卢汉、朱经农、霍揆彰代表政府邀请四大学当局和学生代表谈判复课条件问题。卢汉对抚恤死者、医疗伤者和赔偿一切公私损失等项均表示负责解决,但对追究射击联大事件责任和惩凶等,则需转请国民党中央处理,同日,卢汉发出《告各校同学书》,要求“即日复课,恢复常态,至惨案则应静候法律解决。”

   十日  罢联公布与政府谈判经过,并揭露驳斥昆明《中央日报》混淆视听的消息“学潮已得合理解决”和《昆明学潮庆告平息》的社论。《罢委会通讯》社论《怎样才是合理的解决》,提出必须从严处置主谋凶犯李宗黄、关麟徵、邱清泉三人,惩办中央社负责人,取消特务翻度,取消关于集会游行的非法禁令等项要求.声明“在没有得到合理解决之前”,“实难复课”。

   联大教授会发表《为此次昆明学生死伤事件致报界的公开声明》,并致函朱经农,请教育部转达政府,应严惩惨案的凶犯及主使人,对负行政责任者先行撤职,同时劝学生复课。

   十一日  《新华日报》登载《一二·一惨案的反响》,综合报道全国各地声援昆明学生运动的情况.

   云南省主席卢汉到联大四烈士灵堂吊唁。   

   十三日暮  卢汉致函联大、云大两校负责人,谓校方有手十七日复课之议,务请约束学生,即停止一切校外活动,否则此一责任,应由校方负之。

   十四日  卢汉、霍揆彰致电蒋介石,说学生如不复课,“决遵钧示为最后之处置。”

   十五日  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党内指示《一九四六年解放区工作的方针》中,明确指出:“目前我党一方面坚持解放区自治自卫立场,坚决反对国民党的进攻,巩固解放区人民已得的果实;一方面,援助国民党区域正在发展的民主运动(以昆明罢课为标志)使反动派陷于孤立,使我党获得广大的同盟者,扩大在我党影响下的民族民主统一战线。”

   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对华政策声明,赞成中国“召开全国主要政党代表会议,以谋早日解决目前内争。”并派马歇尔来华“调处”内战。二十六日,苏、美、英三国外长莫斯科会议关于中国问题公报也认为:“国民政府各级机构中民主党派之广泛参与以及内部冲突之停止,均属必要。”

   十六日  中共代表周恩来、吴玉章、叶剑英等抵达重庆,准备出席政治协商会议。

   前后几天内,云南省党政军当局强令省市参议会、商会等劝学生复课。联大布告,定于十七日一律照常复课。云大校务会议决议,要学生十七日复课.云大八十名教授联名发出《告全体同学书》,劝告学生复课.十八日,昆明各报登出云大校长熊庆来“自请”辞职电报;九十名教授、讲师给教育部电报,限学生三日内复课,否则“与校长同进退”.联大教授会决定,劝导学生务必于二十日复课,否则教授同仁只好辞职.

   省工委经过酝酿研究,根据运动发展的情况,为做到始终团结广大师生和社会各界人士,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罢课必须适可而止.应修改复课条件,除惩凶一条由联大教授会提出公诉外,如其他条件得到解决,即可采用停灵复课的办法,以便巩固胜利,积蓄力量,争取全胜。

   十八日  卢汉给蒋介石发出特急密电,报告“最后之处置”已准备就绪,后接宋子文等复电,嘱暂缓时日,候蒋介石回重庆再作处置。

   联大党组织通过闻一多教授找联大常委梅贻琦恳谈,真诚地说明学生的态度和要求,从而使梅改变期限复课的主张,支持学生所提条件,云大校长熊庆来经学生代表劝解后打消辞意。《朝报》登载云大学生自治会来函,否认校长辞职。

   十九日  联大教授会发表《告同学书》,说明教授会请求政府对此次事件的行政负责首脑人员先行撤职,决以去就力争,促其实现。关于非法禁止集会的禁令,已推举代表与现军政当局洽商,望其对合法之自由予以尊重。最后说,本着爱护同学,爱护学校的热忱,务望同学于二十日照常上课。

   二十日  罢联第四次代表大会,决议将复课条件七条修改为五条:(1)惩凶;(2)取消禁止集会游行之非法禁令;(3)保障人身自由;(4)要求中央社更正诬蔑教授及同学之荒谬言论,请教授会会同罢委会将事实真相交中央日报等报刊公布;(5)由政府负担安葬、抚恤、治疗费用,赔偿公私损失。

   联大教授会第八次会议后,梅贻琦发表书面谈话和对学生自治会理事谈话,原则上同意罢联的复课条件。说明:第一条,已由法律委员会提起正式控诉。第二条、第三条,今天卢主席、霍总司令已声明接受。第四条,教授会已发表关于此次事变经过情形之报告.第五条,抚恤及赔偿无问题,地方当局已有声明,已曲本校呈请拨款。

   联大教授会分别发出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和重庆实验地方法院的《告诉状》,列举大量事实和确凿罪证,控告主谋凶犯李宗黄、关麟徵、邱清泉等,要求依法严惩。

   二十三日  省工委接到南方局的指示信,信中分析了形势,指出运动在政治上已获得重大成果,应改变斗争方式,及时复课,以巩固扩大胜利,把爱国民主运动引向深入。

   蒋介石由北平回重庆,急电卢汉:忍让为怀,谨慎处理。

   李宗黄在万众声讨中,调离昆明。

   二十四日  梅贻琦、熊庆来招待各报记者,报告“一二·一”惨案真相,指出地方党、政、军当局“处置太错”,“应负激成罢课风潮之责任”.并保证学校根据法律控告杀人凶犯。二十六日昆明《中央日报》及其他报纸均刊载了梅贻琦和熊庆来招待记者的讲话全文。

   二十五日  罢联代表大会经过热烈讨论,一致通过《昆明市中等以上学校罢课联合委员会复课宣言》。宣言中继续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说明为顾全大局,在五项条件得到基本解决的情况下,忍痛抑悲,停灵复课。表示待李宗黄获得公平惩处后,再决定出殡日期。并继续向国民党当局提出立即停止内战,切实保障人身自由等要求。最后表示要为反内战、争民主、争自由而奋斗到底。

   《民主周刊》副册发表张子斋(署名史刚)《论“一二·一”运动》的文章,联大教授吴晗作序.

   二十七日  罢联宣布“停灵复课”,并在昆明各报发表《复课启事》。全市四十四所大、中学校学生一律复课,教师复教。罢联结束.《罢委会通讯》终刊,发表社论《这是一个新的开始》,阐明复课“决不是整个运动的结束”,而是转变斗争方式,“用一种新的手段来进行反对内战争取民主自由的工作。”

一九四六年

   一月十日  中国共产党代表同国民党政府代表正式达成停战协定,双方颁发于十三日午夜生效的停战令。蒋介石在下达停战令的同时,却密令他的军队迅速“抢占战略要点”.我军也寸土必争,在自卫反击中击退了来犯之敌。

   十日至三十一日  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举行.会议通过了和平建国纲领、关于军事问题、关于宪法草案问题、关于政府组织问题,关于国民大会问题等五项协议.这些协议实际上否定了国民党的一党专政、独裁制度和内战政策,对人民是有利的。但国民党毫无诚意。二月十日,国民党反动派在重庆较场口破坏庆祝政协成功大会。

   十三日  “一二·一”惨案善后委员会致电政治协商会议,要求撤职查办祸首,解散行凶的特务机构,成立联合政府。

   上海七十余个单位一万多人在玉佛寺举行追悼于再及一二.一死难烈士大会.主祭团为宋庆龄、柳亚子、马叙伦、沙千里、郑振铎、许广平、金仲华.会后举行了示威游行。

   昆明学联邀请联大政治系主任张奚若教授在联大大草坪公开讲演,讲题为《政治协商会议应解决的问题》,提出要废止一党专一政,取消个人独裁。听众达六七千人。

   十九日  昆明学联主办的《学生报》创刊,在发刊词《我们的任务和态度》中,表明报纸有两个方面的任务:“一方面是报道真实消息,为人民耳目;另_方面是发表公正言论,为人民喉舌。”

   二月十一日  国民党国防最高委员会任命李宗黄为党政工作考核委员会秘书长。次日,行政院免除其在云南的本兼各职。

   十七日 为庆祝政协会议胜利闭幕,抗议重庆较场口“一二.一”惨案,抗议任用李宗黄,昆明学联.昆明文协等十团体在联大草坪开万人大会,闻一多、吴晗等教授和国民党元老褚辅成讲了话。会后举行了示威游行。

   二十五日  国民党反动派利用东北问题和张莘夫被杀事件,煽动反苏反共。西南联大教授中的某些国民党员以联大法学会名义在联大校本部召开反苏讲演会,并准备游行.昆明学联及时在联大贴出公告,声明这个讲演会与学联无关.受蒙蔽的学生看到公告后纷纷散去.经过进步学生宣传,游行队伍被瓦解。

   二十七日  昆明学联发表《对东北问题的态度》,提出确保领土主权完整,苏联、美国均应撤兵;政府应公布中苏谈判内容,遵守中苏条约;中苏双方组织调查张莘夫事件;停止内战,用租平民主方式解决东北问题等要求。

   三月四日  昆明学联发表《昆明各大中学学生为抗议任用“一二·一”惨案杀人犯李宗黄与争取合理解决“一二·一”惨案罢课宣言》,全市大、中学校罢课一天。

   十日  学联召开扩大治丧委员会筹委会,研讨四烈士出殡事宜,决定成立治丧委员会及组成人员,并要求当局早日发给丧葬费用。

   省市参议会、商会等奉云南当局之命,出面与学联交涉,企图阻挠出殡。

   十一日  云南省政府垫拨丧葬抚恤等费五千万元,连前所拨一千万元,共计六千万元。

   十六日  学联代表与省政府商谈出殡事宜。经过反复谈判,学联在坚持出殡的前提下,同意不贴标语、不喊口号,改用其他方式表示哀悼和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

   十七日  昆明学联发表《为一二·一死难四烈士举殡告全国同胞书》、《为一二·一死难四烈士举殡告三迤父老书》,揭露反动派的罪行,感谢父老的声援。

   昆明学联为四烈士举行盛大出殡。以学联为主,由联大、云大、昆华工校、南菁中学等校当局,以及省、市商会、机关、团体、组成殡仪主席团。送殡行列除四十四所大、中学校学生外,还有教师、中国民主同盟负责人、地方知名人士和工、农、兵、商、宗教等各界人士参加。三万多人的送殡行列,庄严肃穆,满怀悲愤,于上午十一时半由联大出发,从大西门进城经过市区各主要街道,高举挽联、标语牌、漫画。由民主自由钟开路,钟声震荡全城,挽歌声不绝,并在各通衢要道设路祭亭,以祭文控诉国民党的内战、独裁罪行.国民党政府宪警事先通知市民关门闭户,全市人民却争相涌向街头送殡。下午五时,队伍返回墓地,举行公葬仪式.闻一多、吴晗教授作了悲愤激昂的讲话。学联代表三万多群众在烈士墓前庄严宣誓:我们将以更坚定的步伐前进,我们要集中一切力量,反动的中国法西斯余孽痛击。

 

(转自:中共云南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中共云南师范大学委员会编.《一二一运动》.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