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祭专栏 > 相关史料  >  闻一多先生死难经过
闻一多先生死难经过
发布时间:2016-07-07 09:28:19发布作者:zhumu阅读次数:106

闻一多先生死难经过

资料室

 跟随着一联串各地的血案,屠杀之后,无耻下作的法西斯反动派,丝毫不顾及到人民的反对,竟在昆明——这西南的军事政治文化的中心,先枪杀了民主斗士,人民的导师李公朴先生,继而更刺杀了我们的敢说敢作的老师,青年的最诚挚可亲的朋友,闻一多先生。稍有良知的人们,都会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什么世界!”

 三十五年七月十五日午后一时,李公朴先生治丧委员会假云大至公堂,邀请张曼筠女士报告李先生被刺经过,闻先生也在座。其时,张曼筠女士因伤心过度,哭不成声,终不能继续报告下去,闻先生情不自禁很激愤地说:“在座的当中,假若有特务,请出来,有道理大家讲,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尽做些无耻的勾当?”随后还说我们要效法李先生:前脚踏出门,即不存心回家的精神,而且他还告诉大家,这是黎明前的黑暗,这是一个结束的开始,要大家沉着地继续斗争下去!

 会后,云大同学将闻先生护送至寓所,时间是下午二时半,返寓休息片刻后,即去民主周刊社招待昆明各报社及各通讯社记者,报告并答复李先生被刺之若干问题。

 闻先生之长公子闻立鹤,见闻先生久去未归,甚放心不下,乃前往迎接,至府甬道时,即见二三戴礼帽者,于民主周刊社前左右徘徊。记者招待会于五时结束,而闻先生于五时四十分始离开该社,由闻立鹤伴随,回返西仓坡联大教职员宿舍,行至离该宿舍仅十步之遥,闻先生及其公子正交换报纸阅读时,特务数人即前后包围狙击,闻先生头部中二枪倒地,闻立鹤即前往庇护,亦中弹多枚,不能动弹,计闻先生头部中三枪,左腕已断,胸部及他部亦中若干枚,闻立鹤胸部中三枪,左右腿各一枚,一腿已断。

 其时,闻太太闻声赶出,见父子均已倒地且闻先生已当时殒命,临死前曾说:“我死了没有关系”前后街头站满居民,然均观望不前,而教职员宿舍大门,已牢牢关住,闻太太及其女儿只有自己拼命地把他们父子二人拖出巷口,才叫了人力车,抬往云大医院。就此,一代学者,诗人,青年的导师,民主战士,即与世长辞。

——摘自西南联大《除夕副刊》主编《联大八年》